“社会生”进高职,满载而归难不难?

时间:2020-02-07 13:14       来源: 恩佐平台

 

  社会人员通过高职扩招圆了“大学梦”,但如何才能让带着满腔热情而来的他们不失望,这对高职院校提出了新挑战——
  “社会生”进高职,满载而归难不难?

 

 

  晁永涛和晁铁起二人是父子关系,因为扩招,他们现在成为了同班同学。

  受访者供图

  阅读提示

  去年秋季开始,高职院校陆续迎来了第一批高职专项扩招学生。被录取之后,不少人一边学习一边还要工作,横亘在他们学习路上的“堵点”亟待打通;年龄跨度大,水平参差不齐,传统的按一个标准授课不再适用;文凭不是目标,学到真本领才能真正圆梦……对于高职院校来说,如何才能让带着满腔热情而来的学生满载而归,这份“答卷”要得高分实属不易。

  他们来了。

  去年10月底,哈尔滨职业技术学院(下称“哈职院”)迎来了第一批高职专项扩招学生。

  国家高职专项扩招给高职院校带来了发展机遇。但如何才能让带着满腔热情而来的学生不失望?为此,哈职院提出了“标准不降、模式多元、学制灵活、全面培养、因材施教、精准育人”的教学标准。

  “精准育人”是最终的目标。但如何实现“精准育人”?经过一学期的实践,学校有了更深层次的思考。

  边学习边工作,时间如何协调

  绝大多数扩招生在被录取之后都面临着一个难题:如何协调上课与上班的时间。

  为了打通这个横亘在扩招生学习路上的“堵点”,哈职院创新做法,采取了“每学期两次”,“每次9天,其中两个双休日”,每天“早8点到晚7点”的集中学习模式。目的就是为了让学员“少折腾、少请假”“充足电、干事业”。

  “学府一期”计算机网络专业7班的姜喜春是鹤岗市绥滨县的一名村支书,他是自己驱车12个小时来哈尔滨上学的。面对一天十多个小时的课程安排,姜喜春表示:“一点儿都不辛苦,这种坐回课堂学习的机会太好了。”姜喜春告诉记者,9天的集中学习中,有4天双休日,5个工作日,这让他在协调工作方面有了很大的便利。

  与姜喜春“单打独斗”相比,汽车检测与维修专业的刘洋等6名同学是组团来学习的,他们都来自五大连池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大队。为了让他们能够安心学习,单位领导也是通过调班次、休年假等方式,尽最大努力一面保证工作运转,一面保证他们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。

  今年年初,哈职院再次创新了扩招生的上课方式。

  针对第一批学员中来自鹤岗的生源比较多的情况,哈职院相关专业的8名老师分批次到鹤岗送课上门,这有效解决了鹤岗市人民医院27名新生外出上学给单位带来的影响。

  水平参差不齐,一个标准授课行不行

  在哈职院扩招的网络技术专业有这么两位同学,一位叫晁永涛,另一位叫晁铁起,二人是父子关系,现在是同班同学。

  在艺术学院,有一位1995年就投身服装界、目前在圈子里小有名气的张利同学。作为黑龙江省服装研究设计中心的资深设计师,他现在的同班同学好多都是“小白”,对服装设计是从零起步的。

  这两个案例说明了第一批扩招高职生的生源特点:年龄跨度大,水平参差不齐。

  如果只用一把尺子来衡量所有学生,按一个标准来授课,肯定达不到理想的效果。

  为了进一步提高扩招生的学习效率,更加精准地提供他们所需的课程,哈职院首次设立了“学业导师”制度。

  哈职院教务处处长杜丽萍告诉记者,按照15名学生配备一名导师的标准,学校为每一名扩招生都配备了学业导师。

  建筑工程学院的吴丽萍老师既是《路桥建筑材料》这门课的主讲教师,也是2019级第一批扩招生道桥一班的学业导师。不上课的时候,她并非像其他老师一样可以离开教室,而是会经常坐在教室后面记录课堂情况,协调任课老师搞好教学活动,以此来进一步了解学生们的个人情况。

  对于离开课堂多年的扩招生,他们丰富的社会经验在与书本知识碰撞的时候,会产生许多新的问题。这些问题并非全日制学生能够提得出来,但也确实是他们急需解决的。

  “老师,您看我家这个加油站在报税的时候总有这个问题……”

  “我们种的都是优质大米,但是市场销量为什么总是不见起色?”

  面对学生们各种个性化问题,主讲教师和学业导师或是自己解答,或是通过各种渠道,请专家给予回答。

  要学有所得,不能只讲纸上功夫

  “我并没有大家这么好的机会,可以进入大学学习,我当年是从工厂的学徒工起步的。”

相关推荐

    <li id="hha9q"></li>

    1. <progress id="hha9q"><track id="hha9q"></track></progress>
    2. <tbody id="hha9q"><pre id="hha9q"><dl id="hha9q"></dl></pre></tbody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