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的温暖和力量

时间:2020-03-26 13:32       来源: 恩佐平台

岂曰无衣,与子同袍

长江浩荡,暮霭沉沉。夜色一点一点漫了过来,笼罩在武汉上空。

月亮仿佛也戴上了口罩,只露出小半张脸,注视着这里的街市。四处霓虹闪烁,却鲜有人语——入夜的武汉,本是一座人声鼎沸、红透天际的不夜城啊。

防护服。口罩。手套。全副武装之后,我走到路口,郑能量已等在路边。

坐上车,先给我喷洒一遍酒精。这是他的“标准流程”。他说,既要对乘车人负责,也要对自己负责。

郑能量长得高瘦,戴副眼镜。这个“九〇后”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斯文,但也显得老成持重,让人放心。

我们都来自湖南,天然的地域认同感很快拉近了我们的距离。接下来的几天,我边采访他,边跟着他做志愿者。

后排座椅上堆满了盒饭。“现在晚上7点多了,给人送饭去?”我看了看时间。

“爱心人士赞助了一百五十份盒饭,刚刚装上车,后备箱还有。”

郑能量的电话铃声响起。“您好!请问是郑大哥吗?”是个怯怯的女孩声音。

“欸,是的。我是郑能量,请问您有什么需要?”这是他接电话的标准答复,有求必应,铿锵有力。

“听说您那里有饭提供是吧?能否送一点给我?谢谢您!”

“没问题,我的手机号就是微信号,你加我微信发送定位,马上给你送过来。”

一口气开到约定地点,见面聊了才知道,打电话的小张是名大学生,放了寒假,告别父母来武汉陪外婆过年,住在硚口区荣华街道办事处的建国社区。小张告诉我,她外婆平时都是一个人独居,这次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,正在住院治疗。

“那你就是密切接触者,你的身体怎么样?”我一边从车上给她拿盒饭一边问。

“我被隔离观察了十四天,没有症状就回家了,可回到外婆的房子里就犯了难,我在武汉没有熟人,家里吃的都耗尽了,我又不熟悉环境,不敢随便出门。刚刚在网上看到郑能量发布的信息,就马上打电话求助了。”小张很有礼貌,语气也很平静,但我听出了她的无奈。

郑能量说:“一定保护好自己,以后有什么困难就给我打电话,我会帮你想办法的,我电话二十四小时在线。”小张连声道谢,我们看着她单薄的身影消失在楼道的转角。

郑能量的手机还在不断响起。晚上8点多,还有很多人没吃饭,有些是跟郑能量一样的志愿者,一直忙着没空吃饭,有些像小张这样的,家里面没有存粮了。

送完盒饭,又要赶往南京路上的武汉市中心医院,送一批爱心物资。还有下午刚接收的四千箱羊奶,河南商会爱心企业捐助的,近期都要送达各个医院和社区。郑能量要计划一下接下来的物资发放工作。

“要不先送你回去休息吧?”

“说好了,今天跟你并肩战斗到底,你什么时候收工,我什么时候回去。”

“我要再等等,晚上怕有人要用车。”

“那就一起等!”

电话骤然响起,果然有人求助。

已经是半夜12点。郑能量发车启动、导航设置一气呵成。

雨后的街道沉默而冷寂,湿漉漉,空荡荡。郑能量的白色小车飞驰在宽阔的楚雄大道上,目的地是湖北省中医院光谷院区,那里有两位老人等着回家。

求助者说,她九十岁的奶奶低烧,父亲带着奶奶去省中医院光谷院区做进一步检查,医院CT检查和咽拭子检查均已排除新冠肺炎感染。去的时候是白天,社区安排了车辆,等一切都检查完了,天已经很晚了,社区有限的几辆小车,又正奔波于运送新发现患者的路上,一时半会赶不过来。两个老人在医院门口等了很久,始终打不到车。他父亲叫李在轩,家住洪山区纺机社区中南宿舍。

赶到医院,果然见到两位老人。见我们来了,李在轩立即声明,小伙子请放心,我们都没有感染新冠肺炎。

“没事的,大爷,我来接你们回家!”郑能量搀扶着老太太上车。看着颤颤巍巍的老人,我的内心无法平静,在这个雨夜的武汉,我看见了人类面对病魔的顽强,也感受到驱散寒冷的温暖。

李在轩千恩万谢的话语洒满了他回家的路。

“大爷,没事的。”郑能量说得风轻云淡。

平安抵达。李在轩扶着母亲下车,临走时将几百元钱卷成卷,丢在车座椅上。郑能量赶紧还给老人:“我们志愿者是不收钱的,收钱的话那还出来干什么了?”

“小伙子,好人一生平安!”老人频频拱手作揖。或许在他心里,再多感谢的话都显得无力,只能用这种传统的礼仪表达谢意。

告别老人,郑能量说,两点了,应该没有什么人用车了,今天收工吧。

娱乐八卦

    <li id="hha9q"></li>

    1. <progress id="hha9q"><track id="hha9q"></track></progress>
    2. <tbody id="hha9q"><pre id="hha9q"><dl id="hha9q"></dl></pre></tbody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