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物见证抗疫史

时间:2020-05-05 02:46       来源: 恩佐平台

  唐燕妃墓捧帷帽侍女壁画,昭陵博物馆藏。1990年,唐太宗的妃子燕氏的墓室被清理出来,墓室壁画中,宫女手中所捧的帷帽垂挂着一圈长丝穗,形成一道薄幕,有一定卫生防护功能。

  睡虎地秦简,湖北省博物馆藏,1975年云梦睡虎地11号墓出土。竹简记载,若发现有人感染瘟疫,必须主动保持距离并第一时间向官府报告,患者一旦被官方确诊后,会被强制隔离,关进特殊的地方,称之为“疠迁所”。

  西汉鎏银骑兽人物博山炉,河北博物馆藏。1968年,河北满城陵山二号汉墓发掘出土。在西汉,人们喜爱焚香熏烟,来驱瘟防疫,养生祛病。

  明嘉靖二十九年重广补注黄帝内经素问二十四卷,甘肃省图书馆藏。《黄帝内经》提出对瘟疫要早发现早治疗,治疗后防止复发。

  清代口罩类丝织品,新疆轮台县博物馆藏。

  敦煌莫高窟壁画——掷象:为了防止瘟疫,太子悉达多把死去的大象举起丢到城外。

  关于瘟疫,中国古籍早有记载。《周礼·天官·冢宰》:“疾医掌养万民之疾病,四时皆有疠疾。”《吕氏春秋·季春纪》记载:“季春行夏令,则民多疾疫。”说明古时对瘟疫的认识已经达到了一定水平,认为瘟疫一年四季皆可发生。

  几千年来,人们对瘟疫的抗击始终没有间断。隔离传染源、施以有效药物、保持环境卫生、佩戴口罩等,是历代总结出的疫情防控的有效措施,都能在文物中反映出来。可以说,这些文物见证了古人防疫的历史,承载着先人防疫治病的思想精华和道德精髓,对于今天,仍有积极的借鉴意义。

  “舍空邸第”,强制隔离

  隔离是阻断疫情扩散最有效最基本的手段。秦朝建立了疫情报告制度,根据1975年出土的《睡虎地秦墓竹简》记载:“某里典甲诣里人士伍丙,告曰:‘疑疠。来诣。’讯丙,辞曰:‘以三岁时病疕,眉突,不可知,其可病,无它坐。’令医丁诊之。”就是说,乡里如果出现了疑似的传染病病例,典甲(典甲,相当于现在的乡长)有责任调查和迅速上报。朝廷根据疫情派医生检查治疗,三岁的小孩也不能忽视,并对相关人员采取隔离措施。

  《睡虎地秦简·法律问答》中,首次出现“疠所”一词。“疠所”就是隔离区。《睡虎地秦简·毒言》还记载,知情者和家人应主动断绝与“毒言”者接触,不与患者一起饮食,不用同一器皿。

  到了汉代,隔离治疗更加完善,《汉书·平帝纪》:“元始二年,旱蝗,民疾疫者,舍空邸第,为置医药。”南北朝时期,则成制度。萧齐时,太子长懋等人设立了专门的病人隔离机构——六疾馆,以隔离收治患病之人。盛唐时期,官办医疗机构更加发达,朝廷设有养病坊,在各州府也设置有类似机构,负责各地医事管理和疾病诊疗,当大的疫情发生时,也承担临时性收容和隔离救治任务。宋朝的将理院、元朝的广惠司、明朝的惠民药局等,都是承担隔离治疗的官办医疗机构。

  一旦出现疫死者,尸体作为主要传染源,该何处理呢?据《周礼》所载,从先秦时期开始,就有了处理无主尸体的做法。此后,凡遇大疫,官府一般都有掩埋死者尸体的做法,以防止疾疫传染。

  “浓煮热呷”,药物救治

  面对疫情,药物必不可少。

  东汉末年,张仲景著《伤寒杂病论》一书,载方113个。该书对于后世方剂学的发展,诸如药物配伍及加减变化的原则等都有着深远影响。其中许多著名方剂在现代卫生保健中仍然发挥着巨大作用,例如:治疗乙型脑炎的白虎汤,治疗肺炎的麻黄杏仁石膏甘草汤,治疗急、慢性阑尾炎的大黄牡丹皮汤,治疗胆道蛔虫的乌梅丸,治疗痢疾的白头翁汤,治疗急性黄疽型肝炎的茵陈蒿汤,治疗心律不齐的炙甘草汤,治疗冠心病心绞痛的栝萎薤白白酒汤等,都是临床中常用的良方。

娱乐八卦

    <li id="hha9q"></li>

    1. <progress id="hha9q"><track id="hha9q"></track></progress>
    2. <tbody id="hha9q"><pre id="hha9q"><dl id="hha9q"></dl></pre></tbody>